林优雪snow

文画双休中
你好我是林优雪,一个没什么本事的文手,偶尔画点儿童画
日常犯大病之我是啥比.jpg
头像是自设
评论都会回

【响x迟寄灵】另一个我

*小短打罢了。上次看悠莉宠物店还是在初二所以难免ooc救命,我尽力凭印象还原了

文里有提到龙忍,但如果深究时间线其实响在龙忍出场之前就离开了。当私设吧因为真的很喜欢那句话。

*我是all灵偏响灵,灵麦外敷😭🌹唯独姜夕夜x迟寄灵是我雷点其他都无问题


>>>

“迟寄灵,你觉不觉得我是个懦夫?”

 

彼时,微风和着响的话略过悠莉宠物店。大片大片的木棉花盛放于马路旁的花丛,宣示着夏季的主权。宠物店内的少年拄着火焰手杖靠在门框上,脸上一闪而过的是无限膨胀的怅然。

 

“是。”

眼前的黑发少女似是并没有体会到响的自卑心理,冷冰冰地甩下一个字,继续把玩自己幻化出的弓箭。

 

“果然啊,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一味逃避不一定是正确选择。”

 

响听到迟寄灵的话僵在原地,缓和气氛的笑语卡在心脏处,殆尽。

 

迟寄灵,一个古怪神秘的人。

这是响对她的第一印象。

她和自己同为驱魔师助理,面对自己的“主人”她却无半分自卑之感。印象里的她始终坦然自若,一个人游走在孤岛边沿。

他从姜夕夜口中得知她的过去。对这个女孩摒留的想法只有同情。但迟寄灵永远说着“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悲悯”。

果断,坚定,这是她迟寄灵。

 

龙忍曾对她的评价是,“这么点的灵力干这么大的事可真够不要命的”。

尽管姜夕夜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但迟寄灵的灵力也许不及姜夕夜的十分之一吧。

这是驱魔师助理的宿命。

被歧视,被针对,儿时被长老们绑在树上不喂米水,原因只在她是两位战斗型驱魔师的后裔。

被朋友背叛,自此不再相信任何人,始终盘旋在无依无靠的地带。但她无法回避,只是仰着头迎接布满沟壑的生活。

没有伞的孩子只能拼命的跑。但迟寄灵连鞋都没有,却比任何人抢先到达了终点。

 

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她面前,自己只是一个不足以相提并论的弱者罢了。

 

“迟寄灵,你恨吗。”

话题倏然牵扯到另一方面。

迟寄灵正在练习射箭姿势的手凝滞了一霎。

 

叶子,旋旋。

 

“你什么意思?”

迟寄灵的声音充斥在悠莉宠物店内部。

 

“恨自己的出身,恨命运的不公,恨长老们的特殊对待。有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是世上另一个我,而且你明明比姜夕夜……”

 

“别提姜夕夜。”

 

似乎是没有想到迟寄灵会打断他的话。响的声音戛然而止,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姜夕夜那家伙命好。但也就是个白痴。”迟寄灵捡起一块石子,闭眼,一把双手剑的轮廓慢慢浮现。

 

“什么恨不恨的,我不在乎。我活着的价值不是为了某个人也不是为了什么驱魔族,我活着只是为了我自己。”

 

“我才不是世上另一个你,做逃兵这种行为真的很丢人好吗。”

 

无意间被迟寄灵内涵的响愣了愣,似是从未想过能从她口中听来这样的话。

 

“那……”

“尽管身为驱魔师助理,但我们都是为自己而活。”

 

迟寄灵站起身抻了个懒腰,大踏步走向悠莉的卧室。

 

路过响身边时,她风轻云淡地开口,

“你自己想去吧。”

 

黄昏定格在响的影子上,无限延长。

好像从迟寄灵那里看到了生命的意义。

 

响摇摇头,哑然失笑。

所谓人间清醒,不过迟寄灵。


end

整了

《羊 羊 运 动 会》

去年约的温迪,画师刚发我图

谢谢你cpe,我因为这个不到一秒钟的镜头兴奋到睡不着。

右下角细紫同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死去两年的cp突然开始攻击我,这种攻击请多来点我爱看😭细紫赶紧结婚求你们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现在激动的拿不稳手机,谢谢你cpe,cpe我再也不骂你了你以后就是我亲爹

大家好,今天是rd的生日。转发这条说说,rd就会飞出来给你表演彩虹音爆。

我试过了,是假的,可今天真的是rd的生日!!



用模板速涂一张生贺。小马谷最帅天马要twenty percent cooler!!!!⚡🌈🌈


刻在十五年前未解的爱,我仍守着花海等你归来。


文案私心喜美了,打个tag有助避雷(我杂食 喜懒喜美沸美都喜欢,谨慎关注)

我是星 我愿投身前途未卜的群星 为梦长明

让希望 做我无声永存的墓志铭

我是星 利剑开刃寒光锋芒的银星 绝不消隐

不回顾 永难再折返的故园的光阴 绝意前进

点燃星 亲手点燃黑暗森林的火星 蒙昧初醒

而我却 轻声告别这新生的黎明

——《三体·夜航星》


浅代一下喜

用模板涂个草原一哥。


“沿途的飞鸟带走了他骨子里的顽劣,顺带连自由也一并携去。少年的信念在被绳索束缚的心脏向阳而生。”



有感而发。

​在他砸树大喊「我真没用」的时候,挖石头挖到十指流血喊出破碎的「哥哥在,哥哥来救你了」的时候,负伤使用超负荷投篮 说着「只要能获胜,一切我全都不在乎」的时候,谁还记得他只是个孩子。。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救世主。不是什么大英雄。

他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