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优雪snow

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我是林优雪,一个没什么本事还偶尔画点儿童画的文手
是神经病,注意远离sos
头像是自设
评论都会回

“梦魇中是谁背对着我纵身一跃

没说再见 也没留遗言”


“我才不要一个人。”

“我才不要被背叛。”

——“再见,泠珞。”


水个背叛者零羽。汐牌模板有点上头

“面壁者罗辑,我是你的破壁人。”


用汐牌模板画个很不像罗辑的罗辑

我趣,200粉了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超)

要不整个粉福点文,把cp名和想看的梗留评论区(不留梗也行)我看着写

承蒙厚爱救命

“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同学给我画的雪诗和细紫😭她真的太牛了我好爱她啊 有一个给你产粮的同学是什么神仙体验

不知道放果合集还是羊合集 想想还是放羊了(你)

少年与爱永远不会老去

即便披荆斩棘 丢失怒马鲜衣

抓亲友填的pjsk初印象表格,我要封她为猜角色のking(?)

k少x陈陈

直接从床上爬起来摸了个鱼。虽然时勇是主流(我也磕)但凯和陈拌嘴那期我看了好几遍救命,我押这对是小情侣于是勇闯无人区开拓新cp

【颜文】关于你的时空旅行

■听歌有感,遂写文一篇。无脑意识流还望海涵

■有引用歌词。原曲☞配合原曲食用更佳 



00

在那漫长的时空之旅,爱与等待需要重新定义。

你知道吗。

 

01

我穿越了光年的距离才终于找到你。

原来宇宙最大的秘密,是相遇的奇迹。

 

02

“小文小文你听说了吗,今天咱们班要来一个转校生,传言超帅的!”

呈现出一脸花痴状的同桌正滔滔不绝向她叙述今天无意听来的传言。律笺文却没听进去什么,她的心被今天难度系数颇大的作业题填充至溢满,轻轻拿起手边的碳素笔旋转两圈。

“颜值又不能当饭吃。”

“都这个年代了,小文你这种不看颜的女生真的好少见哦。”

 

颜值可以代表一切吗?

她的思绪翻转两圈游离至窗外。

此时已是盛夏,大片大片的木棉花化作拾缀,为这个并不十全十美的世界渲染绚烂与活力到每一个无人角落。

 

她的心游走于遥远却无比清晰的那时。

依旧是盛夏。

那个永远充斥着周围人喊“丑八怪!丑八怪!”声音的盛夏。

 

“小文,我们这族人虽然天生嗅觉灵敏,但在成年前鼻子都会这样……”

“没关系,父亲,我不在乎。”

她摘下口罩,两边的头发被汗水浸湿。

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

……

 

03

“大家好啊,我是颜如玉,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讲台上的少年一语未毕,讲台下便出现此起彼伏的叫声。

“真的好帅啊!”

“和传闻中的一模一样!”

“呜呜帅哥呜呜呜加个联系方式吧!”

颜如玉像是没听到一般,依旧舒展笑颜,踏碎周遭的声音,只是径直走向最后一排。

律笺文的同桌处。

“这位美女,能不能让我坐这里?谢谢你啦。”

律笺文的同桌看着颜如玉的脸一时竟激动得失语。纵然她十分喜欢与小文坐同桌,但是这样一张俊美的脸摆在自己面前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她忙不迭叫着“好好好”,拎起挂着粉红色玩偶的书包跑到角落里原本为颜如玉准备的座位。

讲台上的班主任见状扶了扶眼镜,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摆摆手作罢。

“今天讲新课,大家把物理书翻到86页……”

 

颜如玉却丝毫没有取书的意思,趴在课桌上用笔轻轻敲出有节奏感的拍子。

也敲出一段故事的序幕。

他开始侧转过头与律笺文搭话。

“美女方便加个联系方式吗?”

 

律笺文正在记笔记的手顿了顿,轻皱眉头,

“上课期间不要讲话。而且,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有个规矩是禁止男女同桌?”

“规矩啊?”颜如玉伸了个懒腰,

“不要那么无趣嘛律笺文同学,规矩那种东西,不就是用来打破的吗。”

 

04

少年轻语闪烁于律笺文的心头。

刹那间,总觉得窗外的蝉鸣便是这清音,一尘不染的平平仄仄任由她把思绪凝聚在笔尖。

“你认识我?”

“算是吧。”

不知为何,律笺文见到颜如玉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到底在哪里见过他呢。

 

05

颜如玉人缘极好,没多久便与全班同学打成一片。

只是他的大部分时间似乎都花在了律笺文身上。

在其他同学印象里,他似乎每天都会多买一份奶茶送律笺文,平日也都围着律笺文打转。见女同学叫她小文,他当即决定效仿,天天小文长小文短,叫得其他同学嗅出了异样的味道。

“小文,你和颜如玉什么情况啊?”

“没什么情况,就是普通同学而已。”

 

“只是普通同学而已吗?”

颜如玉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熟稔地揽过律笺文的肩膀,笑嘻嘻张口,

“不止普通同学,我们可是革命好同桌——”

律笺文懒得搭理他,开始在书桌前写写算算。

她的思绪又拈成细线飞舞到昨天下午。

颜如玉从刚转学过来那时就一直求她帮忙抄笔记。她寻思着平时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做,外加有利于再次巩固记忆便答应了下来。

昨天她照常拿起颜如玉放在桌上的克莱因蓝色笔记本时,发现并不是那个她所熟悉的笔记本。

这个本子上写着满满不同的短句。

她素来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习惯。正当她打算合上时倏然发现里面夹着的照片不知何时随着自己盘旋的思绪掉了出来。

照片上,少年与少女牵着手,镜头定格在两人的笑颜。

照片上方写着一句话。

“吻上了时间与流光兜个圈。将心底的废料都抛洒在无聊的昨天”。

照片上的少年与少女,她都再熟悉不过。

少年是自己的同桌,颜如玉。

少女是她自己。

是她律笺文。

 

06

“浪迹在星海与月亮说拜拜。载着不知谁的期待一路向宇宙深处澎湃。”

律笺文辗转反侧,脑内放映的始终是白天的影像。在她不禁轻轻问出“我之前见过你吗”时颜如玉愣了半刹又搪塞过去,

“啊,记忆可不骗人,你觉得见过就见过呗”。

律笺文思绪被回忆截断,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梦中的天很蓝,一个少年身着格子衫。阳光深情款款雕刻着他温柔的眉眼。

台词一大篇之时喉咙开始发干。

今天天气好像不错,律笺文听到颜如玉的声音在耳边扩散——

“我喜欢你。”

 

07

颜如玉坐在天台上晃荡双腿,脑内无限循环律笺文那句“我之前见过你吗”。

“这种问题,真是……怎么会没见过啊……”

时空的飞船未来是终点站。

还好这次是早一点与属于我的那人遇见。

 

08

我穿越了光年的距离也终将要离去。

带着宇宙最大的秘密,是等待的意义。

你知道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