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优雪snow

文画双休中
你好我是林优雪,一个没什么本事的文手,偶尔画点儿童画
日常犯大病之我是啥比.jpg
头像是自设
评论都会回

【细紫】一场真心话大冒险引发的惨案【上】

·私设如山

———————————————

【1】

“老大,你输了,抽牌吧。”

变形杆菌看见细菌伸出的“石头”与他们三人伸出的“布”格格不入后无奈地摊手,把红绿两个颜色的卡牌敲了敲示意细菌赶紧抽牌不要不识抬举。

数码病毒瞬间回忆起一分钟前细菌豪迈的发言“玩真心话大冒险我就从来没输过”!

啊,小丑竟是我自己。

细菌颇为无奈地抓起一张绿色牌拿在手中端详了半天:“小红你看看,这牌怎么没有字啊?”

“莫非是上帝给我开挂,让我抽到了一张没字的牌?”

“我果然是上帝的宠儿啊。”

可惜这样的想法还没持续三秒,就传来古细菌幽幽的说话声:

“呃,老大你把牌拿反了。”

......

“咳咳,我这是失误,失误,”细菌满脸黑线,干咳了两声后把牌有字的一面展示给其他三人看:

“你们先帮我看看这个大冒险难不难啊?”

看着眼前的这仨货满脸凝重,一脸“老大你一路走好”的表情,细菌心头突然蒙上一层不好的预感。

只见那张牌上赫然写着几个黑色的大字:

三天内脱单。

......

细菌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对于他这种母胎单身五千年的钢铁直男来说脱单什么的都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除非火星撞了地球或者某个行星爆炸了。

联想到这次真心话大冒险的卡牌都是他们三个人制作的后,细菌真有股想要徒手砍一百个古细菌,生吃两百个数码病毒,打飞三百个变形杆菌的冲动。

好像已经听到他们心底的窃笑了。

“让我杀了你们吧。你们绝对是故意的,绝对!”


【2】

“恋爱可是个大事,三天之内草率了事你们真的确定吗?”

变形杆菌一本正经地点头:“确定啊,毕竟我们老大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喂数码病毒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车见车爆胎。”

“啊对,车见车爆......等下,不对劲吧?”

“反正都差不多。”数码病毒咬下一小块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着。

“喂喂,”细菌拍了拍桌子,“要脱单你们去脱吧,我不陪你们玩了!”

这时在角落里盘腿而坐的从不参与纠纷的古细菌默默说了一句:“老大你这是输不起吗?”

......

“谁谁谁谁说我输不起的!我三天之内肯定脱单你们等着瞧吧!”

变形杆菌:这就对了。

古细菌:你终于想通了。

数码病毒:老大加油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怎么有股被耍了的感觉。

“三天之内能不能脱单不清楚,但我三天之内肯定先杀了你们。”

细菌恶狠狠地想着。


【3】

“老大,你的脱单大业进展的怎么样了?”数码病毒看见细菌刚进宿舍就瘫在床上,抓起一包零食边问着边撕开包装,然后毫不客气地大嚼特嚼。

细菌把枕头盖在头上:“别提了,你们这是要弄死我的节奏好吗!别脱单了,再脱就把我人脱没了,这样搞下去的话我们下次再见就是在天台了!”

“你去天台干什么?看云吗?真浪漫......等等,你脱单了?”数码病毒刚刚嚼薯片的声音太大根本没听清细菌的话,只听到了他刚刚说了“天台”的字眼,继而大喊大叫着“老大你真的脱单了吗”。

细菌刚要解释,变形杆菌突然从床上弹起来:“什么,老大脱单了还和她一起去了天台?”

“我不......”

古细菌刚走出宿舍间想跑去卫生间,结果循着声音又返了回来:“什么,老大脱单了还相约那个人一起去天台跳楼??”

“我没......”

数码病毒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也跟着大喊:“什么老大你居然要和你女朋友死在一起?虽然这事挺浪漫的但你好不容易脱单了别想不开啊世界很美好的......”

细菌:?

此刻他只想化身流浪的云漂泊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装作不认识这几个人。


【4】

“原来是这么回事。”变形杆菌听完细菌的解释后又躺回床上。

“老大你这是欺骗感情。”古细菌丢下这么一句话又冲向了卫生间。

细菌无奈地开了一瓶可乐:“我根本没脱单,你们想多了。”

变形杆菌摸了摸下巴,思思索索又索索思思:“按道理来讲老大你不可能没法脱单啊,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

数码病毒闻声点头附和:“对啊,要不我和变形杆菌一起给你写个征集女友的公告,让全校的单身女生都来参与,老大你看如何?”

细菌刚喝进嘴里的可乐华丽丽地呈抛物线状喷了出来。


【5】

“老大,你来电话了。”

数码病毒看见在一旁震动个没完没了的手机,把它递给细菌时看了一下电话号。

上面显示陌生号码。

数码病毒连薯片都顾不上吃了,一脸兴奋地说:“据我推测,老大你的桃花来了!”

“什么桃花?拿来我看看!”

细菌把手机拿在手里后竟感觉手指肌肉有些痉挛,颤抖着点开了接听键。

“喂?”

“听好了小子,你女朋友在我手上,给我打10万来不然撕票!”

“哦,我女朋友在你手上,要我给你打10万不然就撕......等等,我没女朋友啊。”

对面沉默了半晌主动挂掉了电话。

“怎么样老大,是谁?”数码病毒还在旁边关切地询问。

“一个诈骗电话,给我搞了个无中生女朋友,这种低级骗术真的好无聊!”

细菌躺在床上打算好好休息一下,数码病毒也不打扰他,继续展现自己的日常——边吃薯片边刷微博。

突然,空气中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铃声,细菌眯起眼睛烦躁地开口:

“谁电话响了......等等怎么又是我啊!这个骗子有完没完!”

细菌愤怒地点开接听键:“我说你还有完没完了大哥,我都说我没女朋友了,怎么的,我让你来当我女朋友啊?”

令人窒息的沉默。

细菌刚觉得莫名其妙打算挂断电话,紧接着就听到了一阵如涓涓细流般流淌着的很小的声音,温柔到让人不禁联想到滴滴答答摔在屋顶边角的汇聚成流的水珠:

“呃,你好,我是蘑菇菌......请问你是细菌同学吗?你的学生证落在食堂了,你来取一下吗?”

细菌愣在原地石化三秒,竟一瞬间失去了语言能力,“我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来。要不是数码病毒在旁边提醒“老大快说话啊”细菌怀疑自己会得后天性口吃。

“啊,那个,要不你在收发室等我一下吧?我马上就到,你等我一下哈。”

飞速挂了电话后细菌抓起数码病毒的手哭丧着脸说:“小绿啊,我刚刚接起电话的时候都说了什么了你来复述一遍给我听吧......”

“这不重要,”数码病毒把他拉了起来,“老大,你的脱单机会来了!”

“我......”

“数码病毒你说什么,老大脱单了还送他女朋友一只鸡?”

细菌心头突然涌起一股排遣不去、欲拂还来的无奈。

“......你们够了吧!这个世界毁灭吧!”



评论(3)

热度(39)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