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优雪snow

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我是林优雪,一个没什么本事还偶尔画点儿童画的文手
是神经病,注意远离sos
头像是自设
评论都会回

【数懒】101次早上好

懒羊羊察觉到了,最近数码病毒和往常一样每早七点准时和懒羊羊道一声早上好便出了门,回家的时间却越来越晚。

以至于明明是两人一起合租的出租屋却每天都是懒羊羊一个人收拾。

“这个数码病毒到底在搞什么啊。”

随着懒羊羊不满情绪的迸发,手中的玻璃水随着手一抖摔落在地上,又滚到了沙发座下面。

真倒霉。

懒羊羊这么想着,伸出手去拿那瓶玻璃水,并暗暗咒骂着如果他拿到了那瓶玻璃水一定要在晚上数码病毒回家的时候把它倒在数码病毒的脸上。

他弯下腰,却在沙发座下面看到了一支录音笔。

这不是他的东西。

那就是数码病毒的了。

懒羊羊把它拿出来打算随手放在茶几上,他一向没有窥探数码病毒隐私的爱好。

不料他的手指按在了录音笔的按钮上,它启动起来并发出杂乱的声响。

“早上好。”

“早上好。”

“早上好。”

......

所以数码病毒到底录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为什么要把每早平常的问候录制在录音笔里?

懒羊羊顿时来了兴趣,把那支深绿色的录音笔拿在手里把玩。

他费了好大的劲数了一下,发现数码病毒一共录了99次早上好。

回想一下懒羊羊和他也恰好合租99天了。

“为什么要把这东西随便扔在沙发下面啊。”

懒羊羊又思索着,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早上录音笔里又会添加上数码病毒的第100次早上好。

“算了,去做饭吧。”

懒羊羊从沙发上弹起,把录音笔重新放回原处并走进厨房。

他的进餐时间往往都没有规律,一切都随数码病毒外出的时间调动。

他选择在数码病毒不在家的时候进食。

懒羊羊是一个很体贴别人的人,他深知数码病毒那样的“艾狄人”是没有味觉与嗅觉的。

这是在他们同居的第二天,数码病毒亲口告诉懒羊羊的。

“我其实是个艾狄人来着,说白了就是人造人。”

懒羊羊闻声立即停止了吃蛋糕的动作:“那你真的吃不了东西吗?”

“我没有你们人类的感觉,我的毕生梦想就是尝一口你最喜欢的蛋糕是什么味道,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吃。”

懒羊羊顿时觉得手中拿着的蛋糕突然变得难以下咽起来。

一想到数码病毒不能吃东西的悲惨,他就感觉一种难容的挤压感包裹着他,以至于呼吸艰难。又像是被一种无形的绳索牢牢捆绑着无法挣脱。

数码病毒亲切地称懒羊羊为“小蛋糕”,懒羊羊也因为那天餐桌上有一碗面条而称他为“小面条”。

记忆又回溯到了那时候吗。

懒羊羊打断了自己的回忆,笑着拿出了面粉准备大干一场。

“今天就吃面条吧。”

明明是很久以前的事,却又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第二天。

“早上好。”

数码病毒对着懒羊羊的房门这么说着。

而懒羊羊在他出门的一瞬间跳起奔向客厅的沙发,在原位又找到了昨天他发现的那支录音笔。

里面果然有一条新建语音:“早上好”。

第100次早上好。

懒羊羊不知道数码病毒到底要干什么,不过他选择尊重他的隐私。



又是一天。

晨光熹微,闯进懒羊羊房间的晨曦带着清晨露水的芬芳。

懒羊羊慢吞吞地起身对着镜子发呆。

今天是数码病毒对他说第101次早上好的日子吧。

懒羊羊打算在他说出的那一霎那也回应他一句“早上好”。

如果这样可以让数码病毒开心一点的话。

房间里的时钟指针指向了6:59的位置,懒羊羊正盘算着要用什么样的语气回应他。平淡一点吗?欣喜一点吗?或者就用正常的语调?

七点。

懒羊羊走出房间,却没看到数码病毒的身影。

真是见怪,以往每天他都像瑞士钟表一样准时,连一秒钟的偏差都未曾有过。

他走到了数码病毒的房门前。

“早上好啊,数码病毒。”

正当他为自己道完“早上好”而暗喜,准备心满意足回自己的房间时,数码病毒却倏然打开房门。

他满怀期待地拿出了一枚芯片。

他抱住了懒羊羊。

......

是灵魂深处的柔软被锤击后的痛楚。

心像是遭了芒刺,痛苦地跳动。思绪像是触了电般麻木地翻转。

沉溺于表象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死寂。无限的寂静蔓延开来。

疼痛感消失了。

“呐,早上好啊小蛋糕,这次你给我做一回蛋糕好不好?”

灰暗的灯光下,“懒羊羊”率先开口,对着“数码病毒”笑着,如是说。

评论(2)

热度(3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