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优雪snow

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我是林优雪,一个没什么本事还偶尔画点儿童画的文手
是神经病,注意远离sos
头像是自设
评论都会回

去年约的温迪,画师刚发我图

【温芭】情书 //双向暗恋

*建议配合我发的上一条 温迪写给芭芭拉的情书一起食用


01

我收到一封匿名情书。


02

芭芭拉郁闷地趴在桌上,望着那封看起来有封情书不禁陷入沉思。

今早她在抽屉里发现这封信到现在一直都沉浸在无边无际的疑惑中。

谁呢,给她送了一封匿名情书?


温迪?


芭芭拉第一个想到他,因为内容太像是他写出来的了。


不不不,她打着她的脸颊。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喜欢她,更别说告白了。

那家伙天天调侃自己,怎么可能。



即便如此,她依旧不想打破那骗自己的谎言。

暗恋的人总是喜欢欺骗自己。



如果是就好了。

况且……是芭芭拉喜欢温迪。


那还有谁?



她又陷入沉思。



晨曦的骄阳印在她身上,半截都出现在残阳底下,像只慵懒的小猫。

芭芭拉的心情越想越复杂,啪的一声关上书本。从抽屉里拿出练习册抽出笔准备写题。


这样可能不会再胡思乱想。



“诶嘿,这不是芭芭拉吗,怎么在下课还刷题,你别告诉我你想突然逆袭,然后下次考试超过我?”

温迪路过她座位时道,漫不经心的揶揄让芭芭拉十分想一拳锤过去。

她紧握着笔,羞红了脸。

“走开,我不想看到你。”



随后又把脸埋在书本里,温迪见状有些慌乱,连忙道歉,

“诶诶别生气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次不说了不说了。”



芭芭拉在书本里两颊晕红。害怕温迪看到她现在这副模样,只好用生气的语气抑制她的慌张。



太难过了。暗恋就像牢笼一般囚禁着自己,不得以向勇士求救。而自己却只能永远困在其中,不得求生,挣扎着直到湮灭。


温迪心急如焚,以为是自己弄哭了芭芭拉,

“哎呀别哭了别哭了,给你吃糖,呐,苹果味的,别哭了好吗。”

他手抓一把糖放在了芭芭拉的手心上,温迪摸着芭芭拉的手掌,顿时感觉她的手冰凉,蓦地知道不对劲,却没多问。



其实……那封情书,被她发现了是不是。

她……是不是要拒绝自己,所以才这么抗拒见我,而且……会不会厌恶我。



可是……我本来还想在傍晚在她家里送一封署名情书。

可是那封信已经交给了邮递员。

这封只是个试水。


温迪皱了皱眉头,咽下喉里的糖,失落地道,

“我……先走了,你开心点。”

他急忙走掉,生怕下一秒芭芭拉会质问他。




温迪今天也不对劲。

芭芭拉愣在原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平时这家伙,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怎么今天……

很奇怪。



03

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双向暗恋是两个人的脸红心跳。



04

暮霞,殷红的霞光挽着云朵不让走,硬生生上演了一场火烧云奇观。

芭芭拉现在没心情欣赏,要是平时,估计会坐在门口坐上几个小时。


楼梯口的沥青早已干裂,芭芭拉下意识摸了摸干裂的嘴唇,兜里的葡萄糖黏糊糊的,似乎是太高温而导致的。

可现在是深秋,梧桐叶飘满街道,芭芭拉踩着叶片上走着。


那……是因为自己的心太炽热了吗。

他也会像糖一般,熔化,永不靠近她。



“芭芭拉!你的信。”

憨厚的邮递员大叔在不远处芭芭拉家门口塞着信封,见芭芭拉回来,向她唤道。

芭芭拉边应着,边加快脚步。

怎么她平时想要有的信,却在她不想拥有的那天出现两封。

她接过邮递员手里的信,道谢着。



温迪两字映入眼帘,芭芭拉惊诧,为什么他会给自己寄信。

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该不会,他知道自己喜欢他,然后送信来告诉我不要自作多情?

想到这,芭芭拉垂眸低语。

不会的不会的。

她不想匆匆结束这场暗恋。



所以索性当做没发生过一样,塞进书包回家。

梧桐树落叶发出簌簌的声音,暗示着,深秋来了。

冰天雪地那个和你一起取暖的人,找到了没。



暮后,芭芭拉解决完作业后,和爸妈互道晚安便回到床上,捧着那封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打开?不打开?

她不知道。



上面的字已经深深地烙在她的心底。

是那个她日夜所思的名字。


to芭芭拉。

from温迪。



紧接着她翻开那封匿名情书。

字迹并不像,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莫名的失落感像窗外大片大片的木棉花填充她的心脏。


“芭芭拉!温迪找你。”

姐姐琴在下面唤道,接着匆忙地赶回工作室,留下温迪站在门口。


芭芭拉慢吞吞地走到台阶边,支支吾吾道,

“温迪……”停顿了下,“你怎么来了?”



暮色苍茫,夜色降临,花园边的梧桐树叶还没被清洁工扫掉。



“去花园说吧……”

缄默许久,温迪才道。



两人在花园席地而坐。

“嗯……你来干嘛……作业写完了吗……”

芭芭拉没料到他回来,不得不扯些话题,现场的气氛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晚风吹过梧桐树,树叶窸窣仿佛有人在暗中低语爱字太重。


“写完了……你呢。苹果糖吃了吗?”



温迪其实想问的问题不是这个。

他想知道结果,她到底愿意还是不愿意。

尽管他知道事情不妙,但是还是鼓起勇气来了芭芭拉这边。



“嗯。吃了。很甜……”

芭芭拉话语未落,温迪骤然从背后拿出一束狗尾巴草。

“这个……送你!”

他还紧张得闭上双眸。


芭芭拉一时惊讶得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从他手里接过。

“这是……?”

“记得看我给你的信!”

温迪慌张地跑掉了,只留下芭芭拉一人懵在原地。她拍了拍裙上的杂草,准备起身上楼去看信件。



他,奇怪。



可他们平时都是有说有笑的,为什么突然今天就双双很奇怪?



她小心翼翼地拆开信件,生怕弄坏。

芭芭拉倚在床头上,仔细地阅读。



她接着读着,突然如释重负,热泪盈眶。

原来……



芭芭拉不顾琴从工作室出来看她这么活泼而奇怪的眼神,赶到电话机面前拨通温迪的电话。

“你好,这里是温迪家。”温迪在电话那头毫不知情。



“笨蛋,我愿意。”





end.

年幼pa

可可爱爱芭芭拉和总被当做女孩子的温迪

【转载】

“无知的歌迷芭芭拉正在向她的同学温迪讲述偶像巴巴托斯”


Twitter画师:@poke_lol

磕死我了

“芭……芭芭拉的心,早就是巴巴托斯大人的形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