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优雪snow

文画双休中
你好我是林优雪,一个没什么本事的文手,偶尔画点儿童画
日常犯大病之我是啥比.jpg
头像是自设
评论都会回

【明皓】光 <上>

是上篇,下篇可能这两天赶出来,没精修就先这样吧

-

看着远处泛着火星的篝火,上方飞蛾扑向明火的身影直冲我的灵魂深处。

它们执念也是一份至死不渝吧。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即使万劫不复,也甘之如饴。

我走在街头,紧了紧围巾,望着缓缓飘动的云霞。

奇猫国的夜晚,很美。

倘若不是手中的《自//杀手册》,我会称它为最完美的傍晚。

——是的,我打算“自//杀”,去领养一个孩子。


-

我是明日。一名不老魔女。活了数百年,不知从何时开始厌倦了这个世界,甚至一草一木都使我心烦意乱。

我打算自//杀。

众所周知,魔女们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唯一杀死她们的方法是,让她们获得“爱”。

一旦有了爱,她们的生命就有了尽头。被爱的越深,寿命越短。

而她们惯用的手段是,去领养一个孩子。

她们都说,双向的爱情太过昂贵,不如领养一个孩子单向被爱。

她们还有一本教科书手册教你如何做一个好家长,让养子无比信赖你、仰慕你、爱你。

这本书就是我拿在手里的《自//杀手册》。



-

踏进孤儿院的那一秒我是恍惚的。

四下流淌的白光让我觉得一切都刺眼极了。



我在一个个床位前来回踱步,试图寻找一个又安静又听话的孩子。

我来到十六号床位前。

那是个正在玩弄布偶的女孩子,光打在她枯黄的头发上却没能使秀发获得一丝明亮点的色彩。她一言不发,正在剪布偶衣服上多余的丝线。

好,就她了。

我拉起她的手走出了门。



-

我给她起名皓月。

我为初升明日,她为千里皓月,我们都璀璨迸发光芒。

重要的是,日与月并不能共存。

就像执着于自尽的我和生命还绚烂的她一样。



-

“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皓月怯生生地问。

“随意吧。”

我正用魔法托起茶杯,轻抿一口,继续说,“叫什么都行,只要你喜欢。”

皓月轻轻点了点头,起身前往阳台,坐下后陷入沉思。

我以为她是刚来这里还不太习惯才喜欢不说话的,意外的是皓月真的很安静,手册里提到“如何对付不听话的小孩”的方法我一个都没用上。

她最爱做的事就是拿着她破旧不堪的玩偶,坐在窗前盯着窗外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鸟。

曾经有一次,她正望着窗外,我用魔法托起沙发上她忘记拿走的布偶打算清洗,没想到她直接冲了上来抢走布偶、脆生生说了句“对不起”又回到了窗前的椅子上。

我尝试过找她聊天,但每次都是她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看得我有些发愣后说着“姐姐,我不想说话”迫使我只好离开。

一日,我抱起笔记本电脑搜索“小孩不爱说话是什么原因”。

显示出来的界面一度让我瞪大眼睛。


-

“很可能是自闭症,有社交障碍”。


-

我拿起怀表查看我的寿命。

一分一秒都没有减少。

按理来说,领养孩子之后就会被爱、被依赖,显示寿命的数字应当会慢慢流失。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皓月作为被领养人,她并没有爱我。

奇猫国有规定,一个成年人只能从孤儿院领养一个未成年小孩,也就是说我不能再领另一个小孩施行我的自//杀计划。而在荒郊野外捡到一个孩子的概率可能连1%都不到。

照这样下去,我不可能成功。

当晚,我破天荒的和皓月一起并排相坐,谁都不发出任何声音,默默望着升起的圆月沉思。



-

翌日,她醒来后我已经在客厅等她了。

“皓月,我们聊聊。”

皓月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但乖乖就座,却依然一言不发。

我叹了口气。

“皓月,你是不是把自己封闭在你的世界里?”

“......就是感觉没什么想说的。”

我轻轻敲了敲桌子,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玩偶。

“这只玩偶是你的至亲送的吧?”

她倏然抬头,瞪大眼睛,但还是紧闭嘴巴。

“皓月,你可以和我分享的,”停顿,“分享你的一切。”

她甩了甩金黄色的头发又低下头颅,摆弄着布偶的四肢,轻轻说,

“是妈妈。是妈妈生前送给我的。”

“生前?”

“她和爸爸都在车祸中去世了。”

我与她都沉默了半晌后,我轻轻伸出手环抱住她。

“没事,把我当作你的父母就好。”



-

也许是那次谈话使皓月变了心境,她开始有意无意地主动与我交谈,由刚开始的不说一句话逐渐变成会来问我“今天吃什么”,到后来甚至不会拒绝我提议“出去散步”的请求。

我拿出怀表查看寿命。

表盘上的数字从原先的“—”变成“91018年”


-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到我寿命耗尽的那一天。

转折在一个傍晚。

那天空气形成暖流,我和皓月挽着手来到公园散步。稀稀疏疏的人都穿着宽大的休闲装,拿着蒲扇缓慢行走在湖边。

皓月在这时已经变得和常人无异了。我很高兴她能选择依赖我,而不是依然把自己的心封闭在黑暗狭小的空间内。

我与她有说有笑地走在卵石铺砌的小路上。



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

皓月倒地。

我的大脑在那一瞬像是死了机般一片空白。

血液涌向头部,我看着流血不止紧闭双眸的皓月失声尖叫起来。摩托车车主在一旁不停地道歉,可我的大脑不允许我听清他说的话。

全身血液涌向头部,泪水模糊视线的同时我抱起皓月打算瞬移回家。


低头,发现皓月的伤口奇迹般地自动愈合了。

我仍心有余悸,用魔法帮她做了检查。


一切良好。



我愈发觉得奇怪。

自愈,貌似是魔女才有的能力来着。


tbc.

评论(2)

热度(3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